• 满族婚俗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3-05-28 10:49   abc彩票计划网址  分享

      (一)婚礼前事宜

      挂钩 包办婚姻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双方老人如初步同意,就可以定亲,俗称“挂钩”。

      换盅 定亲这天,女家宰杀男家送的一口猪招待亲友。双方老人共跪于祖先供桌前,互换酒杯,双手高擎敬天而后洒掉酒,算是在祖先面前发誓结为亲家,俗称“换盅”。

      送帖 男家找阴阳先生,根据二人的生辰、属相选一吉日,定为婚期,写在庚帖(一粉红纸)上,送到女家通报信息,俗称“送帖”。

      过礼 婚礼前一个月,男家往女家送彩礼,彩礼有:①大四彩,女家要求几套衣服和几匹布;②小四彩,两个帽子盒子,内装鞋帽;两个花匣子,内装化妆品、袜子、红裤带、青腿带;③奶布子,给女方母亲的,做一套衣服的布料;④钱(定婚钱)。有钱人家可外加一口肥猪。俗称“过大礼”。

      开剪 每样彩礼捆有红绳,女方按“庚帖”的开封时间用剪刀断绳拆封,任其父母亲友观质优否、数量符否,俗称“开剪”。

      上述事项完成,只待举办婚礼。

      (二)婚礼的基本程序

      一把抓 男家,第一天,盘灶杀猪,帮忙借餐具的、坐堂客(直系亲属,如姑、姨、叔、舅等)到齐,以一般的宴席招待,此席曰“一把抓”。

      送亲 女家,第二天送新娘。临走拜祖及“佛托妈妈”祈祷保佑。上亲客(送亲的)必得有三或四辈(新娘的爷辈、叔辈、嫂抱一侄,即四辈),人数最少七人,必是单数。多是用两辆马车,前车乘新娘和嫁妆(梳妆台、箱柜、衣服、铺盖等)。铺盖必是双数,最少两铺两盖,多达十铺十盖。由其兄“押车”(清初,八旗兵远离家乡征战,家乡的未婚妻信守婚约,跋山涉水去完婚,为安全,需人护送,当然其兄最合适,或叔伯兄长,后沿习成俗);后车乘其他上亲客。

      接亲 男家,新郎视此日为“小登科”(中状元为大登科),新郎上身交叉缚二红、二绿绸带,胸前戴花(称四花披红),礼帽扎有红绒绳。先在屋内磕头拜祖,再由八位戴花不披红的男傧相(或四至六位傧相;均为新郎的好友,未婚青年)陪同,分乘八匹马。两面大锣开道,对子马前导,喜车(接新娘的马车,马车四角各插一棍,侧面顶上围席子,前后挂红毡帘,内坐新郎),鼓乐车、坐堂客车随之。路上鼓乐齐鸣,浩浩荡荡,先拜祖坟,归来家中再拜祖。然后,来至三里开外,择一高岗停一下,遥见有车前来,傧相策马前行,认准确是女方,折回通告,迎亲队再前行少许,以示迎亲。

      认亲 接亲车、送亲车相距百米左右停住。新郎在傧相陪同下,步行来至送亲车前,傧相说:“咱们都是亲戚呢,头一遭见面,就是不知道来的各位亲戚应该怎样称呼?”女方娘兄便向新郎一一介绍,从长辈开始,新郎对长辈磕头,对同辈施卡肩礼,晚辈给新郎磕头,同时施礼问好。新娘掏出早备好的钱包(手帕包的押腰钱),通过娘嫂、娘兄、傧相传递给新郎。新郎接钱包收下,回转身来到迎亲车处,迎亲车调转车头,送亲车随后,行至新郎家附近的人家(事前已订妥的人家)停下来。

      打下宿 新娘在送亲太太(女家请的,同车来的,有儿有女有老伴,属相不犯忌,八字相符,非亲的“全科”老妇人)的陪同下进房到东屋,送亲者进屋寒喧片刻,即乘车前往新郎家中,新娘与伴娘(送亲太太)留下过夜,俗称“打下宿”(清初,未婚妻跋山涉水行至兵营附近,先借屋住宿歇脚,第二天新郎来迎,相沿为习)。

      亮包袱 迎亲车行至家门口,靠边停车;送亲车行至新郎家院门外停下,便有人送来马兀子(小方凳)置在车辕旁,送亲客按长幼依次踏凳而下,车旁等候。送亲姑娘(女傧相)先把幔帐递给忙工(在新郎家的男傧相),忙工用幔杆串好幔帐(幔帐多为平绒或绸布制作,为红色,白天撩起,就寝时放下,垂至炕沿),又有忙工抬来三四张桌子,上铺台布,送亲姑娘将嫁妆一一递给忙工摆在桌上。

      拦马盅 大门外西侧(右侧)摆着茶食糕点高桌。送亲客在新郎父母陪同下按长幼依次站在桌前,接受新郎敬酒,送亲客长者接杯,对天一鞠躬,洒酒于地,待客的(善应酬、通礼俗,婚礼的总指挥)问:“嫁妆先走,人先走?”回答:“客随主便。”于是,东侧的吹打乐棚奏乐,由忙工抬着嫁妆前行,送亲客随后被让进新郎父母住的屋里。

      款待上亲 男女双方各派一个姑娘,接过双方家长用红纸包好的“装箱钱”扔进空箱柜,再以送亲姑娘为主将嫁妆包裹一一装箱入柜。约过午开席,同辈为一桌(父子不同席,除非不能自立的小孩),不论孩子大小都顶一人(不然叫“垫桌腿”的,对上亲客不尊)。

      插车 第三天(正日子),迎亲车前往“下宿”处,一路仍是鸣锣开道,鼓乐喧天,双马前导,浩浩荡荡。新郎乘马,喜车内乘迎亲婆(条件同送亲太太)和一名十几岁的男孩(车上若只有一老太太,就“空”了,顶缺的选一男孩是个吉利)。新娘早上起来,换上新郎家送来的衬衣(头一天晚上送来,男家做的,新郎贴肉穿了一下的新衬衣),穿上婆家做的紫红棉裤、棉袍,外罩红旗袍(夏天也穿棉,可薄些),脚穿红缎绣花薄底的“踩堂鞋”(踩堂鞋必须在车上换,“脚不沾地”)。临行时,给房东一领新席子,或给钱(对借宿的房东来说“能借丧、不借喜”,怕带走福气),新娘告别房东在伴娘陪同下上车,蒙上盖头红前行。迎亲车、送亲车在约定地点相遇,车外厢相对而停,两车相距不超过一步。迎亲婆先说道:“不让上车,车上还有小孩儿呢。”娘兄赶紧递钱;迎亲婆接钱交给小男孩儿,男孩下车离去。娘兄抱起新娘送到喜车上,新娘在迎亲婆陪同下乘喜车与迎亲队前往新郎家,途中迎亲婆将两面铜镜悬在新娘胸前背后(照得心地透明,孝顺公婆),洗脸盆、化妆品随车带着。外衣也可在此时于车内更换。途中如遇水井、庙、墓,需用红毡蒙车避煞。

      送喜兴火 喜车行至新郎家大门外停下,首先由大伯嫂或大姑姐端来火盆(用泥烧制或用铜制盆,内盛用杏树枝柴点燃的火炭),新娘从车内由迎亲婆掀着毡帘伸出手在火炭上烤烤手(不论冬夏,以示关心冷暖,又取幸运之意)。

      踏红毡 先把喜车的牲口卸下,将辕杆置地(这样就不用踏凳下车了),迎亲婆先下车,扶新娘踏着红毡行至院中央的天地桌前(如红毡长度不够,可用两块红毡倒着用,使新娘脚不沾地)。

      拜天地桌 又称拜北斗(满族的先祖居在北方,表示对祖先的虔诚),天地桌上摆一个装有高粱的斗,上插绒花和“天地码”(用红纸叠制成长方牌,上书:供奉天地,十方万灵之贡宰),粮斗两侧及前方又有供器和两摞馒头(五个一摞),还有方猪肘子,一把尖刀、三盅酒、一杆秤。新郎首先跪在地上,背靠桌、面向南,新娘在右首站立,左首一人单膝跪之,口念喜歌。喜歌共三节,每念完一节,刀切一片肘肉掷之,并向地上洒酒一盅,新郎一拜三叩首。最后一节,新娘、新郎同时面向天地桌而跪,亦称“拜天地”,一拜三叩首,而后站起。然后,新郎父亲叩头跪在地上烧掉“天地码”,众亲友齐道喜。

      挑盖头红 在院内,新郎操起秤杆挑下新娘头上的盖头红,欲抛到房上(亦有用箭挑盖头红的),嫂子抢下盖头红系在新郎的披红上(用秤杆挑谓之“称心如意”、系在新郎披红上谓之“结发夫妻”)。

      坐帐 在院内西侧屋檐下,用苇席搭一临时帐篷,内铺草,放一饭桌,上摆一碗拆骨肉,两碗糕,新郎、新娘进帐,对桌面对面坐下,用筷子拨一下肉、糕(追忆祖辈的军旅生涯),坐帐片刻,起身出帐。

      跨马鞍 房门坎上放一马鞍,马鞍下又有四个酒瓶子,门两侧各挂一串铜钱,迎亲婆扶新娘跨鞍进屋(门坎乃当家的“脖子”,不能踩,又取其“平平安安”之意),门内两侧各站一持“宝贝壶”的小姑娘,新娘刚跨过马鞍,便把“宝贝壶”放入新娘双腋夹住,俗称“抱宝贝壶”(宝贝壶:状似酒壶、略大、锡制,内装大米、高粱及铜钱等,红纸封口,此举喻为“得富贵”)。

      坐福 新娘步入新房,上炕,取下宝贝壶,面对窗盘腿坐在一折四棱的装新被上,由姑娘们放下幔帐,俗称“坐福”。一巧手姑娘为新娘分发梳鬏,伯嫂用一细线绞去新娘脸上的汗毛,再用镊子拢净头发边缘的短发,俗称“开脸”或“拆脸”(昔日,梳鬏、开脸是姑娘与媳妇的外貌标志),再用两个剥了皮的熟鸡蛋在脸上反复滚几下。

      捶三拳 婆婆送来一碗面条,俗称“宽心面”。新娘吃几口即可。再送碗饺子,谓“吃饺子养小子”。又有两个小姑子(或小姑娘),一人端盘枣,一人端盘栗子,让新娘各咬一口,喻为“早立子”。姑娘搭起幔帐,小叔子拽新娘身下的被子,拽至炕沿边,打新娘三拳,喻为相处不恼怒(如果新娘被拽至炕沿就势转身下地,这三拳就免了,一般的新娘是不急于下炕的,坐福越长越好)。

      倒宝壶 炕上放一饭桌(如果新娘已下炕,便在地上放一高桌),新郎、新娘相对扯起衣襟铺于桌面,男衣襟在上,女衣襟在下,二位姑娘开封“宝贝壶”,将壶中大米、高粱等均匀倒在双方衣襟上,倒完看谁的衣襟上铜钱多;再让新郎、新娘重装,看谁先装满。

      过红火 大伯嫂领新娘出房门瞅太阳,俗称“望日头”,象征日子过得红火。再从院里拿一块劈柴拌放在灶前,背身关门,用笤帚往里扫几下,喻为往里进财。用烧火棍捅几下灶坑,预示烧火做饭不冒烟(顺气)。搅动一下泔水缸,喻为学婆婆勤俭持家。将一片猪肉扔到房上,喻为养猪膘肥(亦有“坐福”下地时穿上婆婆的鞋行走做事,取循规蹈矩之意)。

      装烟 新娘首先自选一俊俏小伙子装,喻为生子俊俏。再按辈份给婆家近亲装(往烟锅里装烟叶,点燃)被装者要给装烟钱。

      放席 上亲客、坐堂客分桌入席就餐。(在大门东侧设账桌,男方来的客人,均在此交“走礼钱”,记入账册)上热碟时,待客的引新郎、新娘到各桌斟酒拜席;上碗时,待客的引领新郎父母到各桌拜席,劝吃劝喝。上亲客吃好略坐,茶毕即返(路远可第二日走)。

      离娘肉 上亲客临行时,男家送一块四五斤重的猪后腚座肉,备回家招待忙工(送亲太太、车夫及新娘的父母等)。临走,新娘不得出门送行。

      团圆饭 上亲客、坐堂客均已告退。大约晚饭时,婆婆、儿子、媳妇、小叔子、小姑子同桌吃“团圆饭”,只有老公公在另桌陪客人用餐。

      入洞房 当晚,小姑子在院内帐篷里给捂(念第四声)被,边捂边念叨:“被捂一抡(发“林”音),孩子一群……”新娘入帐盘腿坐被上,新郎在外背一包裹,绕帐转三圈后问道:“留不留宿?”如新娘不语,再绕三圈再问,不答再转,直至新娘答应一声“进来吧”,或咳嗽一声,新郎方可入帐。入帐后,帐外常有小姑子、小叔子偷听二人谁先说话,说什么话;二人在帐内还要互换裤带,互换兜兜等(初时,新婚头一宿要在帐篷内过夜,后来只作习俗,帐内对完话便回屋就寝)。

      (三)婚礼喜歌

      阿什兀密(满族译音)

      三音,衣能衣,撒林得 力布非 吾力根(念第四声) 衣能衣 吾伦 多申布批 博得 吾吉恒啊(念第四声)吾勒尖博娃批 阿布什那得必什勒 各伦恩都力涩得 诸克特莫 察出布非 化尔波布勒扎林

      宁朱涩得尔莫库 阿库南达朱涩 得乃库拉非扎坤朱涩得 吾朱夫灭(念第二声)何沙亲沙力卡拉几啊(念第四声) 为何索力拖罗 莫多拉枯 唐吉娃衣他拉哈库

      翁安扎兰博 孝孙饿 饿坤他 老赶莫朱涩 吾木什夫涩得 布勒博 巴科随 扎勒库巴言厄里经厄劳荣拉枯 啊布合衣 合风合力 得兀什非K K撒尔徐得 左努非

      吾黑巴窝 什婚衣 什拿非 班吉钦尼不是我的 是帮忙的哈拉巴板(猪下巴骨)拿去吧。

      注:所谓喜歌,乃吟咏满语。“阿什兀密”即合婚之意。词中大意是:选择吉日良辰,迎来新娘庆贺新婚,宰杀了家里养肥的猪,摆下宴席,供奉在天诸神。请在天诸神保佑,夫妻幸福共长存。六十岁无病,七十岁才见衰老,八十岁子孙繁衍,九十岁须发斑白,百岁而无灾。子尽孝道,兄弟施仁德,发宽宏,子善良,日后做官,夫妻二人共享富贵生活。

      (四)婚礼之后事宜

      拜祖坟 从正日子算起,新娘三日不许出大门。第四日,跟大伯嫂拜祖坟,敬上点燃的烟袋,便逆河流而归,喻为溯本追源。

      回娘家 结婚七日新娘回娘家,八日归,“占七回八,两家都发”。一个月回娘家,住一个月归,俗称“住对月”。

      拜丈人 婚后第一个春节,新郎备“四彩礼”去岳父家拜年(四彩礼即酒、糖及两样糕点,每彩二斤,必得双数),岳父赏拜年钱。

    ( abc彩票计划网址 )

    [责任编辑: 刘春雪 ]

::相关新闻

  •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